毛泽东诗词绝唱,也是第一个被翻译到国外的作

毛泽东诗词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一首,记录了这一震撼世界的壮举


伟大领袖革命一生,他的诗词高度浓缩的不止是个人经历,更是中国革命的伟大征程。有人说,毛泽东诗词就是中国革命极简史,顺着毛泽东诗词,就能感受到那波澜壮阔的历程跳动的脉搏。毛泽东诗词读来,至今激荡人心。


伟人诗词不多,但多有名篇。《毛泽东诗词84首》,大多耳熟能详。《沁园春·雪》固然家喻户晓,但论国际流传度与影响力,首推还是七律《长征》。


七律/长征/毛泽东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这是毛泽东绝唱作品之一,是第一首被翻译成英文并在国际上广泛流传的诗作,同样也是他的第一个律诗作品。诗创作于1935年9月,记述了中央红军历时一年的长征壮举,讴歌了百折不挠的红军精神,表现了诗人对革命前景的无比乐观与坚定信念。


1937年10月,因为斯诺《红星照耀中国》(即后来的《西行漫记》)在西方世界的出版,轰动一时,这首七律开始在国外风行。


诗在结构上属于总分式的写法。


首联统括,将万千艰险以亲历者的口吻一笔带过,给人风轻云淡的从容。接着颔联、颈联紧扣“不怕”、“只等闲”来写,尺幅之间,展尽红军浩荡壮阔的行军奇观,极富艺术张力。尾联诗人立足现实,更加展望未来,一个“喜”字,是战胜一切艰难困苦后的微微一笑,也是对红军长征胜利的会心一瞥。


尽管是毛泽东第一个律诗,艺术手法却十分成熟。尤其是中间两联,对仗工整,行如流水,四个地名的嵌入不但是对行军关口的大笔勾勒,也是对红军历险的高度浓缩,体现出诗人艺术驾驭的匠心。“五岭”、“乌蒙”、“金沙江”、“大渡河”这些或陌生或熟悉的地名,也以历史承载的形式成为某种意象象征,成为这首七律的一个显著特色。


夸张手法的精到运用,也是本诗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这主要体现在颔联。将蜿蜒绵长的山岭看成一条条小河,将海拔2000多米、最高至4200米的乌蒙山说成是泥丸子,诗人雄视一切的气魄卓然可见。几个月后能写出《沁园春·雪》,也就并不稀奇了。


长征,无论是作为领导人的毛泽东本人,还是他领导的军队,都经历了无数考验,作为血与火百炼成钢的伟大征程,记录这一震撼世界之举的艺术精品《长征》也就有了史诗的性质,诗与事,互相辉映,并为丰碑。


1957年,人民教育出版社首次将《七律·长征》编入中学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