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真的做好殖民火星的准备了吗?或许该坐下

自NASA宣布了21世纪30年代将人类送上火星的目标之后,似乎火星已经成了地球地可能目标之一。但是人类真的做好殖民火星的准备了吗?改造火星将是一项艰巨而复杂的工作,所以也许我们应该先在地球上进行一些实践。



专家乔纳森·济慈表示,如果我们要把火星变成地球,我们可以从重新改造地球中得到一些想法。济慈心中有一个明确的目标:避开人类世(Anthropocene),这是一个即将到来的地质时代,由人类在其母星上留下的许多印记所定义。


国际地质科学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of Geological Sciences)似乎准备宣布人类世(Anthropocene)的到来。人类世的开端被确定为上世纪50年代初,当时的热核炸弹试验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扩散放射性核素。但是济慈并没有放弃对全新世的研究。全新世始于11700年前的上一个冰河时代末期。“我并不是要把全新世带回来,我只是试图留在全新世,我认为我们都应该这样做,”济慈说。



“我认为人类世的概念是一个挑战,”他补充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一点都将是显而易见的。”


一个名为拓荒者的组织是一个基层组织,计划将这种人类破坏控制在最小化。该项目计划对旧金山湾区仍处于全新世控制下的地区进行分类,从沿海红杉林到城市人行道上杂草丛生的裂缝。济慈说,这样的库存工作可以帮助地质学家做出更明智的划时代决定。



该组织还计划采取更积极的措施。例如,在旧金山,先驱者们将分发含有原生禾本科植物种子的包装袋,以及旨在促进地衣生长的营养混合物,地衣是真菌和光合伙伴的共生组合。志愿者们将把这些小生命形式传播到四面八方,帮助大自然夺回更多的城市。济慈说,地衣的作品将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显示出合作的力量。


他希望这样的活动将在世界各地开展起来。事实上,长期的计划是促进人类和其他生物的全球网络的发展。从炸弹爆炸产生的放射性核素到高浓度的工业肥料、有毒物质和其他污染物,地壳表层已经有证据表明人类对地球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济慈说:“但是我们仍然有机会为人类活动的这一层盖上盖子,使它足够薄,以便我们的子孙后代,或者未来碰巧造访我们星球的任何外星地质学家,不会对我们作出过于苛刻的评判。”



“我们躺下的那一层就是我们自己的终极形象,”他说。“我们可以让人类世不是一个时代,甚至不是一个时代,而是我们克服了濒死体验的纪念碑。”


谁知道呢?也许全新世的复兴会带来思维的转变,为我们最终定居火星提供信息。也许当我们殖民这颗红色星球时,我们将不仅仅作为一个传播自己种子的单一物种,而是作为整个生态系统的使者而不是征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