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斯密两部伟大著作,一本《国富论》另一本

《道德情操论》比《国富论》重要。


其思想内涵远远超过了十本当代畅销而肤浅的经济学教材,它实际上为市场经济的合理性奠定了伦理基础。


在亚当·斯密(1723年—1790年)那个时代经济学是不存在的,而斯密本身也是格拉斯哥大学的道德哲学教授,出版一本关于道德哲学的著作是再正常不过了,而成为现代经济学的鼻祖才是意外。他自己也更加偏爱这本道德哲学著作,在其生前大概共修订了5版,而被誉为经济学开山之作的《国富论》不过出了两版。


两部看似相互矛盾的著作其实是内在联系的,都是为了回答那个时代的社会问题,即“自然的自由制度”的社会如何可能,这就如同伟大的牛顿力学回答了宇宙如何在造物主安排的秩序下和谐运转的问题。


牛顿的科学的发展告诉人们自然的运动仿佛钟表一样,在宇宙初始被造物主造成之后就会准确无误的机械运转,仅用几个简单的定律就能完美的描述。牛顿力学的成功极大的影响了当时的学者,迫使他们从道德哲学角度回答一个自由的社会体制如何可能依靠自身的机制完美的运转,而这一机制是造物主赋予人类的,无需外界的强力干扰。《道德情操论》就是要成为道德哲学中的“牛顿力学”。


中世纪以来的基督教哲学都将人性看作是恶的,这源于人类的原罪。而斯密并不否认这一点,所不同的是,斯密发现,仁慈的造物主还赋予了人类以“同情”的能力。斯密的“同情”的概念不同于一般,而是“用来表示我们对任何一种激情的同感”,因而同情并不意味着利他,而成为同感,成为一切道德判断的心理上的基础,从而消除了“同情”的道德内涵。


《道德情操论》里面的经典思想语录:

1、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辛苦劳作,来回奔波是为了什么?所有这些贪婪和欲望,所有这些对财富、权力和名声的追求,其目的到底何在呢?归根结底,是为了得到他人的爱和认同。


2、意识到被人所爱,自有一种满足感,对一个心思纤细与感觉敏锐的人来说,这种满足感带给他的幸福,比他或许会期待的那一切可能从被人所爱当中得到的实质利益更为重要。


3、要获得内心平静就必须做到“身体健康、没有负债、问心无愧”。如果这些条件能够达到,那么财富的增加会是多余。


4、我们谈论关于自己的事情时必须有所节制。我们不能指望,我们的同伴对所有这些事物很感兴趣就像我们自己一样。人类交往中的一个重要障碍,就是很很多人缺乏这种节制。


5、不管某人如何自私,这个人总是存在着怜悯或同情的本性。他看到别人幸福时,哪怕他自己实际上一无所得,也会感到高兴。这种本性使他关心别人的命运,把别人的幸福看成是自己的事情。同情的感情绝不只是品行高尚的人才具备,即便是最残忍的恶棍,即便是严重违犯社会法律的人,也不会丧失全部同情心。


6、虚荣总是建立在我们相信自已是受人注意和被人赞许的基础上。


7、我们在看到别人肉体的欲望时,之所以感到特别恶心,在于我们无法附和它们。至于亲身感受到这些欲望的人,一旦这些肉体上的欲望得到满足,他对激起欲望的那个事物就不再有好感了,甚至那个事物的存在会使他感到讨厌。


8、对于遭逢不幸的人,我们能够给予的最残酷的侮辱,莫过于表现出副藐视他们的悲惨遭遇的样子。如果我们对于同伴们的喜悦显得无动于衷,那也只不过是于我们的礼貌有损罢了;但是当他们向我们倾诉痛苦时,如果我们不装出很严肃的样子,那就是真正严重的残忍了。


9、个人遭遇到不幸或伤害,会引起悲伤和愤恨的感情。大部分人的这种悲伤和愤恨之情往往过于强烈,但是,也有少数人心中的悲伤和愤恨之情过于低落。我们称这种过分强烈的愤恨为暴怒,而过分低落的愤恨,则被我们叫做迟钝、麻木不仁和缺乏感情。每一种感情的合宜性,即旁观者能够赞同的强度,必定存在于某种适中程度之内。如果感情过分强烈,或者过分低落,旁观者就不会加以体谅。如果考察人性中所有的感情,我们将发现:各种感情被人们看做是得体的或不得体的,完全是同他们是否容易对这些感情表示同情成比例的。


10、人,天生就希望被人热爱,而且希望自已是一个可爱的人,或者说,希望成为应当被热爱的人。他天生就害怕被人憎恨,而且害怕成为可恨的人,或者说,害怕成为应该被憎恨的人。--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


11、仁慈犹如美化建筑的装饰品,而不是支撑建筑物的地基。因此,呼吁人们实践仁慈已经足够,没有必要强加于人。相反,正义好比支撑整个大厦的中心支柱。这根柱了一旦动摇,那么人类社会这个宏大而雄伟的建筑必定会在转眼间土崩瓦解。所以,正义必须要靠强制来推行。


12、等级差别和社会秩序的基础就是建立在人们倾向于同情和附和富者、强者的感情之上。--


13、一般人都会钦佩成功人士,尊敬权贵,正是这种心理导致了阶级差别,确立了社会秩序。


14、贪婪和野心两种目标的不同,仅仅在于它们是否伟大,一个吝啬鬼对于半便士的追求同一个具有野心的人征服一个王国的意图一样狂热。


15、不管什么时候,如果情绪不幸失去控制的话,那么交际和与人谈话是恢复平静的最有效药方。


16、一个人自我赞许的程度,完全取决于该行为需要自我克制的程度。


17、蛮横无理和狂暴的愤怒令人讨厌。但是我们钦佩那种高尚和大度的憎恨,它不是按照受害者心中的狂怒,而是根据公正的旁观者心中的义愤来抑制受害者的愤恨。这种高尚和大度的憎恨不让自己的言语、举止超出这种情感所支配的程度。甚至受害者在思想上也不图谋进行过分的报复,也不想施加过分的惩罚。


18、然而,人们更容易同情由无关紧要的事情带来的轻微的喜悦。在取得巨大的成功之后做到谦逊是得体的;但是,对日常生活的小事,对我们共度良宵的同伴,对我们受到的款待,对过去说过和做过的事情,对谈话的细枝末节,对所有那些用来消磨人生的琐事,却难得喜形于色。再也没有什么比在日常发生的事情产生愉快心情更为优雅的,这种心情总是建立在对日常发生的事情产生的所有细微趣味的特殊爱好之上。...因此,正是青春-这个欢乐的年华,容易使我们动情。


19、对我们来说,看到别人的同感使我们高兴,发现别人与我们完全没有同感则使我们震惊。


20、如果一个社会的发展成果不能充分流到大众手中,那么它在道义上将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是风险的,因为它注定要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21、惩罚其实也是一种报答,但是它报答的不是恩惠,而是对别人给我们的伤害以牙还牙。


22、失去一条腿同失去一个情人相比,后者通常被认为更为真实悲惨的。


23、人,不管被认为是多么的自私,在他人性中显然还有一些原理,促使他关心他人的命运,使他人的幸福成为他的幸福必备的条件,尽管除了看到他人幸福他自己也觉得快乐之外,他从他人的幸福中得不到任何其他好处。


24、当事人努力把自已的情绪降低到旁观者所能赞同的程度,产生了崇高、庄重、令人尊敬的美德。


25、剥夺我们已经拥有的东西,比让我们得不到该得到的东西要更严重。因此,侵犯财产,比仅仅撕毁契约罪恶更大。


26、当我们被称赞而实际上并不值得称赞时,这种称赞几乎不可能带来多大的快乐。


27、源自肉体的一切感情都是这样:或者不能激起丝毫的同情;或者就算是激起了同情,这种同情也完全不如受害者所感受到的那样强烈。


28、为了强制人们遵守正义,造物主在人们心中培养起自我警醒的意识,害怕惩罚的心理。它们就像人类的伟大卫士一样,保护弱者,抑制强暴和惩罚罪犯。虽然人天生是富有同情心的,但是他们为他人着想的程度实在是小的可怜。他们很想恃强伤害别人,并且有很多东西诱惑他们这样做,因而没有确立正义的原则,没有使他们感到敬畏的话,他们就会像野兽一样随时准备发起攻击。


29、我们赞同别人的情感,并不意味着我们和对方的情感一定要完全相同。


30、高兴是一种令人愉快的情绪,哪怕只是一点小事我们都会尽情欢乐。因此,不论何时,只要不因嫉妒而抱有偏见,我们就很乐意同情别人的快乐。但是悲伤是痛苦的,甚至在我们自己面临不幸时,内心也会本能地抵制和避开它。我们要么努力不抱这种情感,要么一有这种情绪就立即摆脱它。


31、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纯粹的正义只是一种消极的美德,它只是阻止我们去伤害邻居。一个人仅仅克制自己,不去侵犯邻居的人身、财产或名誉,确实只有一丁点可取之处。可是,他已经履行了称为正义的全部规则。我们时常可以安坐家中和无所事事,这样会遵守有关正义的全部规则。因为正义是合宜的,所以它总是获得我们的赞同。但是因为正义并非真正的和现实的善行,所以,它几乎不值得感激。


32、旁观者的同情心产生于这样一种想象,即如果自已处于这种境地,自已会是什么感觉。


33、人类生活的不幸和混乱,其主要原因似乎在于高估了一种境况和另一种境况之间的差别。贪婪过高估计贫穷和富裕之间的差别,野心过高估计个人地位和公众地位之间的差别,虚荣过高估计湮没无闻和名闻遐迩之间的差别。


34、人类生活的不幸和混乱,其主要原因似乎在于高估了一种境况和另一种境况之间的差别。


35、当维护一个个体与一个整体的安全相互矛盾时,最公正的做法就是择众弃寡。


36、有节操的正真的人和卑劣者之间本质的区别,就在于是否尊重一般准则。对一般准则的尊重起初是出于人的天性-人们想象出来的神,被塑造成具有和人一样的情感。


37、无论我们自已的是非之心是怎样建起来的,上天赋予我们这种是非之心,是为了指导我们的行为。这种是非之心极具权威,它们是我们行为的最高仲裁者。--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


38、我们不仅为赞扬而感到高兴,而且为做下值得称赞的事情而感到快乐。--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


39、还有一种美德,它可以强迫人们遵守,谁违背它就会招致愤恨,从而受到惩罚。这种美德就是正义。违背正义就是伤害他人,因此,违背正义会激起愤恨,也会受到惩罚。


40、在这个世界上,孤儿寡母经常受到欺凌而无人对此加以惩罚。我们认为,我们不能没有一个公正的神,神以后会为他们主持公道。因此,在任何一种宗教和世人见过的任何一种迷信中,都有地狱和天堂,地狱是惩罚恶塲者的地方,天堂是报答正义者的地方。


41、愤恨之情是由自卫的天性赋予我们的,而且仅仅是为了自卫而赋予我们的。它维护正义,保护无辜。


42、引起我们同情的原因不是因为对方的感情,而是激发对方感情的境况。


43、我们会因为肉体的欲望和意向而产生一些感情。对这种感情作任何强烈的表示,都是不适当的。因为我们的同伴们并不一定具有和我们相同的欲望和意向,所以不能指望他们对这些感情表示同情。


44、强烈地表达那些源于身体某处处境或意向的激情,都是不合宜的;因为同伴们并不具有相同的意向,不能指望他们对这些激情产生同感。


45、人们都感官不可能超越自身直接经验的限制去感受他人的痛苦与愉悦,只有通过想象,我们才能对他人的感受略有所知。


46、有些境况无疑比另一些境况优越,但是没有一种境况值得怀着那样一种激情去追求,这种激情会驱使我们违反谨慎或正义的法则,或者由于回想起自己的愚蠢行动而感到羞耻,或者由于厌恶自己的不公正行为而产生懊悔,从而破坏我们内心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