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多做一点实际工作,不要瞎指挥







1961年初,面对异常严峻的经济形势,毛泽东同志对“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深刻反思。


通过阅读《毛泽东年谱》有关记载,我们明显感受到毛泽东同志渴望了解基层实际情况的迫切心情。开会、谈话、调研,只要有时机,毛泽东同志都会严厉批评基层工作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并就如何做好基层工作,破解形式主义难题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


时隔半个多世纪,今天我们重温毛泽东同志关于基层工作的经典论断,绝不是拿毛泽东同志的话来压谁,而是认为这些论断,对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规律进行了非常有益的探索,对我们搞好经济建设尤其是做好基层工作仍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这是整理本篇短文的初衷。


至于采取读书笔记的形式,也有朋友指出来,可否换一下体裁,看着更像一篇原创。有时也想用自己的话重新组合一下,但总感到还是用毛泽东同志自己的话更有味道些。毕竟,毛泽东同志的语言风格,总是那么地接地气。时常读一读,是一种享受。








一、 你瞎指挥,我就乱报




过去我们老是要数字,什么东西种了多少,产了多少,今天积了多少肥,明天又搞些什么,天天统计,天天上报,统计也统计不及。横直就是那样,你瞎指挥,我就乱报,结果就浮夸起来了,一点也不实在。包括我们中央发的文件在内,也是那样。


——1961年3月5日晚上 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二、 春耕生产指示一年一个,就是形式主义




林乎加(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处书记)说:瞎指挥有些是从省里下去的。毛泽东说:也有从北京下去的。一九五九年十月开了一次农业书记会议,搞了一套文件,没有批准就发了。我对谭震林同志说,三年不要开农业书记会议。春耕生产指示,一年一个,形式主义,谁人去看,农民要饿肚子,他不懂得要耕要种?问题是要搞一些具体措施和办法。


  ——1961年2月8日晚上 与江华、林乎加、田家英等谈农村整风整社问题


三、 不要搞那么多文件




今后不要搞那么多文件,要适当压缩。不要想在一个文件里什么问题都讲。为了全面,什么问题都讲,结果就是不解决问题。不要批文件过多,过去我也是热心家,也批了许多文件。……又比如,每年到春耕时,中央就要发指示,国务院就要发命令,今年不搞了好不好?我说这都是多余的。每年有那么几篇就行了……不要多了。我就不信,每年批了那么多的文件你们都看了,各省的同志都看了。肯定有许多没有看。


——1961年3月5日晚上 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四、 少发文件为好




胡乔木说:昨天彭真同志来电话,准备搞一个关于粮食问题的党内文件发到支部讨论,把粮食的情况讲一下,讲一讲灾情,讲一下暂时的困难,要求大家千方百计想办法,好找少劳动的或者不劳动的人节约粮食给参加劳动的人吃。毛泽东说:中央少发文件为好,不要去搞。中央一写文件就等于命令发下去了,下面就要抓,又要开电话会议等等这一套,结果大批问题又来了。我看这个文件不搞为好。


——1961年2月25日下午 与陶铸、胡乔木、田家英等开会讨论起草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问题


五、 不做调查研究就决策,很危险




干劲还是要鼓,要是实事求是的干劲,实事求是就要调查研究。水是浑的,有没有鱼不知道,就是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要把浮夸、官僚主义、不摸底这些东西彻底克服掉。过去有几年不大讲调查研究了,是损失。不根据调查研究来制定方针、政策是不可靠的,很危险,心中也无数,数字也许知道,实际情况并不知道。


——1961年1月29日晚上 与江苏省委、南京市委有关人员的谈话


六、 官僚主义达不到的地方,情况就会好一些




胡乔木说:这几年的经验,就是越偏僻的地方大概是比较好的地方。毛泽东说:是官僚主义达不到的地方,主观主义达不到的地方,瞎指挥达不到的地方。


——1961年2月11日下午 与张平华、胡乔木等谈湖南农村整风整社问题


七、 不要每天忙于事务




第一书记都要作调查研究,做一些思想工作,如果第一书记忙不过来,就抽那么一个书记来做。总而言之,要有心里闲一点的人,不要每天忙于事务。


——1961年2月11日下午 与张平华、胡乔木等谈湖南农村整风整社问题


【联系当下。2018年11月26日,习近平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把干部从一些无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


八、 把小事撇开,专做调查研究




我希望同志们回去之后,要搞调查研究,把小事撇开,用一部分时间,带几个助手,去调查研究一两个生产队、一两个公社。……去做调查,就是要使自己心里有底,没有底是不能行动的。了解情况,要用眼睛看,要用口问,要用手记。这些年来,我们的同志调查研究工作不做了。要是不做调查研究工作,只凭想象和估计办事,我们的工作就没有基础。所以,请同志们回去后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一切从实际出发,没有把握就不要下决心。


——1961年1月13日 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九、多做一点实际工作




农村跟城市总有区别,农业跟工业总有不同,农业就不能像工业那样来指挥生产,农业更不能用通电话的办法来指挥生产,农村常开电话会议,布置任务,实际就是死命令,这可害死人。我看,领导生产这方面就要搞消极一点,不要搞得那么积极,有时间你可以看看文件,多读一点书,多学习一点,多做一点实际工作,总之不要瞎指挥。


——1961年3月7日下午 与王任重谈湖北农村情况


十、 要做亲身的典型调查




我看你们对于上述两个平均主义问题,至今还是不甚了了,不是吗?我说错了吗?省、地、县、社的第一书记大都也是如此,总之是不甚了了,一知半解。其原因是忙于事务工作,不作亲身的典型调查,满足于在会议上听地、县两级的报告,满足于看地、县的书面报告,或者满足于走马看花的调查。这些毛病,中央同志一般也是同样犯了的。我希望同志们从此改正。我自己的毛病当然要坚决改正。


——1961年3月13日上午 给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彭真等人的信


十一、 调查研究要走群众路线




过去我们听你们的,你们没有亲自调查,你们也是听人家的,你们要亲自调查。调查研究,走群众路线,才能退赔好。群众路线很重要。河南一级一级从上往下贯,根本不是从群众中来的,是从他脑子里想的。


——1961年5月23日下午 在有各中央局第一书记参加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十二、 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是为了报表




过去这几年我们犯错误,首先是因为情况不明。……历来打败仗的原因大都是情况不明。最近几年吃情况不明的亏很大,付出的代价很大。大家做官了,不做调查研究了。我做了一些调查研究,但大多也是浮在上面看报告。现在,我要搞几个点,几个调查的基地,下去交一些朋友。对城市问题我没有发言权,想调查几个工厂,此心早已有了。我和大家相约,搞点副食品基地的调查研究,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是为了报表。报表有一点也可以,统计部门搞统计需要报表,可是我们了解情况主要不靠报表,也不能靠逐级的报告,要亲自了解基层的情况。


——1961年3月13日 在中共中央中南局、西南局、华东局负责人工作会议(称南三区会议)上的讲话








十三、 不可以感想代政策




在这段时间内,夸夸其谈,以感想代政策的恶劣作风,又有了抬头。这是一个主要的教训,全党各级领导同志决不可忽略和忘记这个付出了代价的教训。


——1961年3月23日 对关于调查工作的指示信的修改


十四、 违反客观规律就要受惩罚




管他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你们、伙夫、马夫讲的,拿到群众中行得通才行。违反客观事物的规律,硬去实行,要受惩罚。受了惩罚,就要检讨。现在我们受惩罚,土地、人、牲畜瘦了。“三瘦”不是受惩罚是什么?……现在的“三瘦”,主要是中央和我负责,我负主要责任。……你们在座的,大区的同志,如果四六开,你们也有四成吧!我这话一直讲他几年,你们作好思想准备,听厌了,我就不讲了。


——1961年6月8日上午 在有各中央局第一书记参加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十五、 得到了群众就得到了干部




公社划小不划小、分不分,不要听干部的,主要听群众的。干部他肯定不愿意分的,他会找出许多理由来,说什么没有房子,有什么困难等。我们只要得到了群众就得到了干部。我们把生产指挥权下放了有什么不好。如果按干部的意见,自留地也不能留,平调的东西也不要退赔,生产指挥权更不能下放了,这样我们就得不到群众了,就不能取信于民。


——1961年3月5日晚上 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来源:思想火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