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院的故事:祖宗基业岂可容他人置喙


枯木




我家有个大宅院,那是祖上拼死拼活打下的房产,大宅院面积很大,东边是河,北边有森林,西边有山,南边有花园和小湖,本来居住得好好的,后来子孙繁衍,大家为了占据祖产和分财宝,兄弟阋墙,打得不亦乐乎,今天闹分家,明天闹隔离,乌烟瘴气,亲人反目。






北边森林里住着一个虎背熊腰的猎人,本来居无定所,由于身强力壮,拉帮结派,把森林周边的邻居都赶的远远的,但是这个猎人还不知足,他看上了我家宅院的北边林子,于是鼓动我家的一个兄弟,让他闹分家,要自立门户,当时由于家里兄弟们各自为战,都想获得外界支持,所以长房长孙就对北边的兄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北边兄弟就在猎人的支持下开了门店。猎人一看,我们兄弟没有胆色,软弱得很,大手一挥,篱笆一扎,就把我家北边的大林子给占了一半,我们家历来软弱,惹不起,算了,吃个哑巴亏,不吭气。






西边有山,山那边的大胡子们没有精力翻过山过来抢吃的,虽然他们穷,可是他们自己兄弟们也在闹,自己的事还管不过来,平常坐车都是挂着走,哪儿有功夫管我们的事,唯一有一个排行老三的,在邻村当过门童,吃尽苦头,经常挨打,血流满面,只好以布包头,久之我们叫他“红头阿三”,由于经常受欺负,干脆做了别人的干儿子。这才日子好过点,就想着把山南边我们家佛堂的地方抢走,后来被我们家兄弟揍了一顿,打得鼻青眼肿,但是念在同是佛门弟子的缘故上,山南边那块地就暂时搁着,等闲了我们再修佛堂。






东边虽然有河,可是和对面却住着一个“三寸丁、谷树皮”的矬子,据祖先传说他是山东武大的子孙,我没时间查看他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不过据长相应该有一定血缘关系。这个矬子很有野心,人锉志不矮!他住的地方和狗窝差不多,但是下的崽儿又多,怎么办,矬子隔河一看,靠!对面那个宅院不错,地方也大,什么时候到那边盖几间房住住,这辈子也不白过了!






正好我们家兄弟闹腾,四邻不安,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近邻”都是打着劝说的幌子来我家,见好的就拿,拿不走的就烧掉,反正我们家宝贝多的是!我们家自己内讧,顾不上别人,有些“好心的亲戚”还住下了,赖着不走!小矬子一看,时不我待,赶紧暗中练功,去西方拜师学艺,拿着大片刀就渡过河杀将过来。






那时候还是长房长孙当家做主哦,长孙和矬子以前还拜过把子,可是矬子才不管你呢,照杀不误!俗话说,打架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们家一看不得了,暂时抛弃以前的恩仇,一致对外。最后还是因为矬子野心太大,把北边的猎人和西边的阿三干爹惹毛了,“这么肥的肉,难道只你一个人吃?你还让不让我们过日子?干脆,我吃不上你也别吃!”,阿三他爹扔了两块砖头,砸的矬子不知东南西北,赶紧磕头求饶。总算把矬子又赶回狗窝里去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阿三干爹,阿三干爹很牛逼,是个暴发户!想当年都是因为当强盗,被他族长赶尽杀绝,没有立锥之地,被迫跑到荒原上,茹毛饮血,可喜荒原上物产丰富,人少地肥还有矿藏,没几年就成了“矿老板”,有了钱,腰杆就硬!好衣服一穿,美图秀秀一番,摇身一变,成了土财主!






好的一点阿三干爹什么事只为财!哪里有财宝哪里有美女,哪里就有阿三干爹,阿三干爹仗着有钱,武功又高,脑子又好,四处收保护费,谁不给就修理谁,你们想联合和我对着干,我就把你们一个个拆开了灭掉,以至于没有人敢对他说三道四!就连他族长也不敢,只能跟在他后边低头哈腰,再也不提以前把这孙子赶到荒原上的事了。只要儿子说一声,他老子立马应和,唯儿子马首是瞻!






阿三他爹称王称霸惯了,当然不愿意有人超过他,如果谁要挑战他的权威,哪怕只是流漏出一点冒头的动向,他立刻就会找人削了去,他成立帮派,立香开堂,做起了帮主。以前还有猎人和他对抗,后来猎人被他花言巧语骗的迷失了自我,什么打猎不好,应该自由交易,猎人一迷糊,杀了鹰,烹了狗!自剪羽翼,结果猎人吃饭都吃不上了,哪里还顾得和他争老大?于是乎,矬子,阿三,他爹,他叔叔等等都团结在阿三干爹周围,形成了一股子势力,基本上没有人能惹得起他们。






由于我们家兄弟阋墙,大家各显其能,这时最小的儿子脑子聪明,它不显山不漏水,暗地里联合其他兄弟,说长房长孙独霸家产,好吃的他一家人吃,他媳妇还经常出去旅游,小舅子、连襟们乘机祸害家产,我们应该联合起来把他赶走!于是乎大家齐努力,宣布长房长孙不是嫡子,是私生子,对下人不好,不能霸占家产,要么平分,要么共有。






长房长孙哪里愿意啊?!可是由于吃相难看,没人帮他,尤其是长工们更是恨不得揍他!他打不过小儿子,留在宅院里可能那天被长工们暗算,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去哪里呢?他看了看宅院,能住的都被小儿子们占了,只好搬离正房,在南边小湖的中心亭安了家,走的时候偷偷把家里财宝都搬走了,也不错,在那里过得有滋有味。






小儿子继承祖产后,也想好好经营,可是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飞鸟尽,良弓藏;狡狐死,走狗烹”,本来干好好种庄稼,修生养息,可是我们祖辈的内斗的遗传基因在这时占了主导,于是很多年我们家鸡飞狗跳,忽视了生产,生活落魄,被外人笑话。那时候,哪里还顾得上东南西北?再说我们也没有意识保护我们的园子,结果让周围邻居今天你占一点,明天你占一片,我们家大宅院是越来越小。






后来总算停止了内斗,因为什么?因为出去赶集,发现别人都穿得漂漂亮亮的,吃的脸上红扑扑的,有的还开上了车!!!我们才发现,原来我们过的真窝囊!于是回家召开家庭会议,我们为什么不如人?就因为我们内斗太多,我们应该朝前看,广积肥,多产粮,修生养息,奋发图强。






还好,经过几年努力,总算和别人过上一样的生活,房子也维修了,家里也装潢了,看上去人摸人样,当然在这过程中有不少家庭成员私包中囊,自己搞小金库,甚至有得到外面嫖娼赌博包小三,不少以前的门房后厨杂役乘机搞鬼,把家里的财宝偷出去变现,不少管家不但在我们家账房领工资,而且在外面兼职,借着我们家致富的机会大捞一笔,不少还偷偷的买别墅,找情人,甚至把钱转到阿三干爹他们村去!






不过,这都不算事,因为,我们家毕竟富了!我们家毕竟过得能走到别人面前去了,毕竟可以伸直了腰板在村里喝茶打麻将了。我们成了我们村的首富,虽然这些年我们只为了想赚钱,忽视了孩子教育,以至于孩子们整天开口就是钱,闭口就是美女香车,但是我们可以改呀!即便需要几十年,但是我们知道错了,我们老祖宗的 “仁、义、礼、智、信”让我们丢光了,我们再找回来!因为,如果找不回来,最后我们这座院子里生活的都是行尸走肉,个个花天酒地,骄淫奢侈,安而忘危,最后家破人亡,死无葬身之地,这座院子就不知道姓谁了!






我们这座大宅院故事真不少,远的不说,就说前一阵,我们南边不是有花园和小湖吗?湖边住着一些邻居,本来是在树上跳跃摘香蕉吃的,后来一看给人洗衣服看孩子当保姆也不错,不用风吹日晒,收入还不低,就四处打工混日子。我们以前也一直照顾他们,感觉到这些人真不容易,房子又破,一刮风就漏雨,所以时不时给点接济。






没想到,这些人登鼻子上脸,你给他好处时间长了认为是应该的,一旦不给立马翻脸,这里边当然有阿三干爹不起好作用,想遏制我发展,看到我们有点钱他心里就不舒服,恨不得我们穷的卖房子卖地,再加上东边矬子忘我之心不死,摇唇鼓舌,挑起事端。


{!-- PGC_COLUMN --}





于是那些以前在树上生活的仆人们就想方设法地想占便宜,他们坐着船,光着脚丫,来到湖里捞鱼,本来吗,我们家不在乎,她们够穷,捞点就捞点,但是,捞着捞着他们就不走了,还说这湖是他们的!理由是我们基本上不管!这当中有个邻居非常不地道,以前吃喝拉撒都是我们包,后来有猎人大爷背后撑腰,就偷偷的到湖里边下暗网,立桩子建地基盖房子,完全不把主人放在眼里!




老天爷!你说他们贱不贱?真是,好人做不得。这可是我们祖产!我们以前不管是不愿意管,是看着你们可怜,可是你要来占我们的产权那就是不能容你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统统赶出去!那些邻居一看不是事,怎么办?要打架不是我们对手,要讲理那更讲不过我,要知道我是有房本的人!于是他们就找到一直对我怀有戒心的阿三干爹和矬子,让他们撑腰,你想想,这二位能说公道话嘛?!他们自起炉灶,自己审判自己。然后说,你们输了,因为我们认为你们没理,那片湖泊自古以来就在那里,谁也不能占,其实其本意就是反正你们不能独占,最后大家都占。






真是可笑,我家的宅院,我家的园子,我家的湖泊,竟然忽然之间成了无主之地?!可是你和他们讲道理那是讲不通地!他们住在树上吃香蕉的那里上过学?都是背后矬子和阿三干爹在指挥,他们就是傀儡,他们就是木偶。可是他们不知道,傀儡和木偶在被人榨光了利用价值最后倒霉的是他们!阿三干爹是精明人说走就走,矬子是哑巴吃秤砣铁了心,可是真对着干他绝不会冲前边,最后还需要这些吃香蕉的挨巴掌!






最后告诫那些觊觎我家宅院的孙子们,我们的院子就是我们的院子,我们的林子就是我们的林子,我们的湖泊就是我们的湖泊,祖宗留下来的,是我吃饭的根基,谁要打破我的根基,我就和谁拼命!






2016年7月14日于榆木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