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十大劲歌金曲金奖歌手黎明的歌艺到底有多

关于黎明,有两种极端的评价: 不是最被高估的天王,就是最被低估的天王。


持“高估论”者,最常见的理由是“ 唱功差,歌不红 ”,而“低估论”者通常又会反驳称“走音就那一次,歌不红是因为宝丽金把国语市场的资源都给了张学友”。


双方都有道理。作为四大天王之一的黎明,从来没有给人一种实力派的印象,他的声线虽然有自己的特色,但相貌给人的印象更突出一点,最关键的是,相比其他三位天王,黎明的国语代表作少之又少,造成了“歌不红”的局面——如果以《吻别》和《忘情水》为标准,黎明毫无疑问缺乏一首传唱一时的“国民金曲”,郭富城不需要“国民金曲”,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跳舞跳的好,黎明呢?歌不红,舞不跳,就只剩一张脸了。


但是,黎明的粉丝有足够的理由给你怼回去:黎明的国语歌不红是因为宝丽金偏袒张学友,黎明在宝丽金时期发行的国语专辑从制作到宣发都很敷衍,转投索尼之后就很红啊,比如《全日爱》;黎明的歌在香港很红,“金曲金奖”(TVB颁发的“十大劲歌金曲”中的“金奖”,相当于“年度金曲”)是四大天王里唯一能跟张学友平起平坐的;说黎明没实力,可是人家在红馆连开26场演唱会,全部真唱……


“有心人”还可以找出更多的“理由”:黎明虽然不会跳舞,但他是名符其实的舞曲天王,他的《全日爱》曾经在21世纪前后“统治著”中国二三四线城市的发廊、迪厅、2元店、溜冰场和“劲舞团”。他的舞曲影响了整整一代中国人,其中包括中国最酷说唱厂牌的老板、“盯鞋至死”的上海独立摇滚乐队吉他手、热爱游走英伦的知名DJ和新音乐产业观察的创始人。


最后的“癫狂”


1999年开始,雷颂德的舞曲创作开始偏向旋律性强、节奏简单粗暴的“韩式Techno”。于是就有了《全日爱》和《花花宇宙》。


“黎明的《全日爱》,郑秀文的《眉飞色舞》,陈慧琳的《花花宇宙》…….在这些许多酒吧必放的HIGH曲声中,所有的人越来越疯狂……”在2002年的一篇暗访内地酒吧派对的文章中,我们看到这样的文字。


这三首歌和三位艺人,就是千禧年港乐舞曲风潮的代表。


这里面有个时代背景是,1996年前后,韩流全面来袭。HOT、JTL、酷龙、李贞贤等歌先后被华语歌手翻唱,也带热了大中华的舞曲市场。其中,又以翻唱酷龙等的韩国舞曲发家的徐怀钰(《飞起来》、《妙妙妙》、《怪兽》、《向前冲》)和翻唱李贞贤的郑秀文(《眉飞色舞》、《独家试唱》)最为突出。


受此影响,1999年开始,雷颂德的舞曲创作开始偏向旋律性强、节奏简单粗暴的“韩式Techno”。于是就有了《全日爱》和《花花宇宙》。


对比一下雷颂德1997年-2000年的舞曲创作,可以感受到一些比较明显的变化:


1997年的《旧约》(收录在专辑《Leon Sound》)


1998年的《会客室》(收录在专辑《如果可以再见你》)


1999年的《眼睛想旅行)(收录在专辑《眼睛想旅行》)


2000年的《全日爱》(收录在专辑《北京站》)


千禧年前后,“港乐”更新换代。“四大天王”和王菲等逐渐淡出,陈奕迅、谢霆锋、陈慧琳、容祖儿、杨千嬅、梁咏琪和Twins等新生代先后上位。尤其是陈奕迅、谢霆锋、陈慧琳和容祖儿的亮眼表现,让人对港乐新一代充满期待。与此同时,谭咏麟和张国荣再战江湖,“四大天王”和郑秀文等“老前辈”继续发挥“余热”,许志安和梁汉文等厚积薄发,黄耀明、卢巧音和LMF等妙笔生花,于是,千禧年的港乐市场热闹非凡:黎明和陈慧琳的“电音”、陈奕迅的“K歌”、谢霆锋的“摇滚”、LMF的“说唱”、黄耀明的“另类”,构成了港乐最后的“癫狂”。


这真的是最后的“癫狂”。如黄霑的博士论文所说,1997年开始,港乐市场已经呈现衰败之势。“1997年本是唱片业二十年来市道最差的一年。但随著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市道更进一步收缩至全年销售额只有6亿港元左右。和1995年的18亿比,只剩回三份之一。”(摘自黄霑的博士论文《粤语流行曲的发展与兴衰: 香港流行音乐研究(1949 - 1997)》 )


千禧年前后的港乐市场,表面上看起来热闹,但内里危机四伏。究其原因,黄霑总结为“行业短视,翻版猖狂;科技发达,水平低降;社会老化,歌迷年轻;别人文化,港曲无光;注重包装,不务正业;产品单一,乏善足陈。”


而2002年开始发生的一系列“意外事件”也可以说是港乐意想不到的“沉重打击”:2002年,当时的“天王接班人”谢霆锋陷入顶包门,一度暂别乐坛,回归后势头大减;2003年,再战江湖表现不俗的张国荣跳楼自杀,为香港娱乐圈蒙上了一层阴影;2004年,“张学友接班人”陈奕迅因为跟唱片公司翻脸,沉寂了一年半载;2008年,陈冠希和当时如日中天的Twins成员钟欣桐陷入“艳照门”,陈冠希和Twins音乐事业均陷入停滞;2010年,Twins成员蔡卓妍召开发布会承认“隐婚”并道歉……至此“千禧一代”只剩陈奕迅和容祖儿艰难支撑。


2008年之后,真正打开大中华市场的港乐歌星,只有陈奕迅一人。莫文蔚虽然在国语市场表现突出,但早已放弃了粤语市场。(只是偶尔发行粤语唱片)


黎明的贡献


从音乐行业发展的角度来说,黎明最大的贡献在“创新意识”。


2002年,黎明发行新力时代的最后一张粤语专辑《Homework》,之后就基本淡出乐坛。虽然后续仍然在继续发行唱片,但更多是为了维持公司的运营——2004年,林建岳和黎明合资创办东亚唱片制作有限公司(A MUSIC),作为老板的黎明必然要身先士卒。


需要注意的是, 东亚唱片制作有限公司 (A MUSIC)和东亚唱片(集团)有限公司 (East Asia Music (Holdings) Ltd)是两家独立运营的公司。前者是林建岳和黎明合伙,由黎明亲自经营,后者是林建岳与刘德华合伙。早年曾传过刘德华和黎明争“东亚一哥”,其实是不了解两家公司的架构。


2008年,东亚唱片(制作)两位老板林建岳和黎明为旗下歌手杨千嬅庆功,杨千嬅也是当时东亚唱片(制作)旗下除老板黎明之外的最大牌歌手


从音乐行业发展的角度来说,黎明最大的贡献在“ 创新意识 ”。


黄霑在论文里曾批评港乐创作单一。应该说,雷颂德和黎明从专辑《Perhaps》(1996)开始的一系列尝试,对于丰富港乐曲风是非常有价值的。尤其是专辑《如果可以再见你》(1998),可谓香港乐坛历史上最时尚、最多元化、最具想像力的一次“ 流行音乐实验 ”。(个人认为这张专辑是雷颂德的巅峰之作)


作为艺人,黎明在1990年代末除了尝试各种新的音乐风格,还同时尝试各种新形式的MV,大量使用当时华语市场比较少有的CG动画和3D动画。《眼睛想旅行》和《看上她》等全动画MV,至今仍很少见。CG动画和真人结合的MV《全日爱》更是由黎明亲自指导。从这个角度说,黎明的想法确实比较超前。放在现在,正好能满足当前电音和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Novel(小说)大行其道的市场。


Evolution (Non-Stop Remix)》MV


作为老板,黎明的东亚唱片(制作)主要致力于捧新人,先后捧出了卫兰、卫诗、JW(王灏儿)和李治廷。也曾经签过陈小春和杨千嬅等知名歌手,另外,2010年,东亚唱片(制作)推出了一个叫“乐LOOP”的APP,黎明把旗下艺人的最新内容和作品都放到这个“全港首个无间息音乐娱乐共享FREE APP”。(如下图)


尽管公司经营不算成功,艺人们悉数离开了黎明,不过,黎明能在唱片业最坏的时代坚持推新,努力值得赞赏。